古著比新衣更有趣?周裕穎分享投入舊衣改造全因「這件事」

我們想與你分享的是...

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穎不僅有「跨界鬼才」之稱,也喜歡以改造舊衣創造出風格獨特的作品,
而他之所以喜歡以舊衣造作新品,其實與學生時代的經歷有關……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還記得去年臺北時裝週,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穎號召眾多名人捐贈舊衣所舉辦的那場大秀嗎?有「跨界鬼才」美譽的周裕穎,早在2014年就開始發表舊衣再造的時尚新品,不論是淘汰的二手衣褲、剪下的標籤吊牌,還是鞋底破損的球鞋,許多在他人眼中只能淪為廢棄物的物件,到了周裕穎的手中,全都可以賦予新的生命,舊衣物不再只有丟棄的選擇,而是透過創作延續它們的生命。然而,作為一位因改造舊衣而備受矚目的設計師,周裕穎在與BeauitMode分享自己學習服裝設計的經歷時,卻意外地透露他選擇走上「永續時尚」之路,其實並不完全是為了響應環保,而是誠實遵循自己初衷的自然結果。

做場不一樣的秀!眾名人捐衣力挺又走秀 設計師周裕穎:我想重新找回九〇年代服裝啟蒙時的感動


BeautiMode:你經常在Facebook、Instagram上分享收藏的舊衣,特別是Martin Margiela製作的衣服,這些服裝創作上是如何啟發您的?

在設計上,我最享受的其實是嘗試、犯錯,最後做出獨特作品的過程。我也喜歡看其他設計師的設計,所以每次有機會出國,我都會去看古著店,在我看來古著店遠比賣新品的店有趣得多。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和朋友在日本逛古著店,朋友看中了一件尼龍材質的外套,正在猶豫要不要購買,我看見那件衣服後,告訴朋友這件衣服很值得買,因為那件外套的內裏是純絲的,而且有被修補過,現在已經很難找到純絲裏的服裝了,原主人去補它,表示它原本價值不斐,而且用來生產螺紋鬆緊帶的機器,在1960年代以後就已經沒人用,所以它在現代是非常獨特的,更別說服裝外層的尼龍,在那個年代會去買尼龍材質衣服的人,一定經濟環境非常好。我覺得看舊衣,其實有時候跟福爾摩斯辦案很像,從一些小細節就可以知道衣服的價值,以及部份原主人的故事。


BeautiMode:你的作品大部份都是從舊衣改造而來的,這與你平時喜歡逛二手店有關係嗎?

對我來說,我做改造舊衣其實不是為了環保,而為了追求獨一無二的風格,擁有獨特故事的作品,這對我來說最有價值。

我曾經讀過《Vogue》特約編輯Grace Coddington的自傳,她說在1980年代,當時她剛開始在倫敦當時尚編輯,每天都會去哈洛德百貨(Harrods)的櫥窗看一件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的大衣,直到3個月後她終於存夠錢,把大衣買回來,買回來之後,她花了很長的時間,穿著大衣在鏡子前欣賞它的輪廓、剪裁、版型,這種面對好作品的感動,讓我想到以前學生時代,拿到紅包錢之後去買打折的品牌服飾,一件Alexander McQueen的衣服兩折後五千元,買回來後我也是反覆研究,那件衣服我一直珍藏到現在,它對我來說是無價的。


BeautiMode:除了前面提到的Alexander McQueen之外,學生時期還有哪些設計師曾經啟發過你的?

我是輔大織品系畢業的,我還記得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每天都很期待去上學,因為當時系上的學長姐都打扮得非常有型。我記得有一位學長非常酷,當時是1995年,他留著長頭髮,喜歡穿綁染的牛仔褲、T恤和內搭褲,這些衣服都是他自己染的,而且喜歡留塗成各種顏色的長指甲。

那時系上還有兩位學長姐,是一對情侶,兩個人總是一黑一白,而且服裝永遠是D&G。另一位學長喜歡Jean Paul Gaultier,總是穿緊身牛仔褲和馬靴,還有一位學長喜歡穿John Galliano的女裝,不過他穿女裝並不是把自己打扮成女生,而是把外套改得比較有腰身,整體的感覺很古典,非常有特色。當時的我,覺得大家都好帥,所以每天都很期待去上課,這些學長姐的風格對我的影響也很大,他們讓我認識到,每個人都要有屬於自己的風格。

BeautiMode:所以你在大學時期,就開始摸索自己的風格了?

其實那個時候我常被朋友笑,我同學常說「周裕穎,你有時候穿得很好看,但有時候風格真的讓人很難形容。」

現在回想,我以前的風格真的都和身邊的人很不一樣,記得在中學時期,當時劉德華的《追夢人》剛上映,我看了電影之後,就學他穿西裝搭配高領衫和高腰牛仔褲,腳上穿Reebok球鞋,結果我哥哥就說,「哪有人穿西裝配球鞋的?」當然現在這種穿法到處都是,不過我以前就是用這種方式,在摸索自己的風格。

而真正影響我最多的,是我剛才大學時發生的一件事。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剛學會做襯衫,有一次我在永樂市場買了一塊白底藍色小熊圖案的布,自己做了一件短袖襯衫,想穿去西門町見同學,結果要出門的時候,因為來不及開釦眼、縫釦子,只好把衣服用一排別針固定,沒想到到了西門町,就被雜誌街拍,當下覺得很受鼓舞,到了第二週,我穿另一件自己做的衣服出門,結果又被街拍!在這之後我就手作魂大爆發,到了大學畢業,在交作業之外我還額外做了上百件衣服,除了內褲之外我的衣服全都自己做。

BeautiMode:你現在還會為自己製作衣服嗎?

我現在已經很少自己做衣服了,不過每次購買或拿到包包、鞋子或其他設計師的服裝,我還是會請樣品師進行改造,因為我喜歡獨一無二的單品,這就是我最初選擇讀時尚,以及後來開始做舊衣改造的初衷。

採訪編輯:BeautiMode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beautimode@beautimode.com

九〇年代時尚為何獨特?設計師剖析當年「這一點」大不相同
遇見常玉!設計師周裕穎打造巨型裸女櫥窗 服裝創作幕後開講
永續時尚品牌創辦人的自白:時裝週沒有對與錯,只有你是否勇於為信念堅持到底
周裕穎創意過頭入境被耽誤?Just In XX 2020秋冬系列大玩拼接 混血秀鞋獲美國海關大讚!
面膜也可以是精品!設計師周裕穎操刀時裝週限定「手拿包面膜」 紐約小黃、街頭塗鴉成靈感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