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殼織入布料、雙胞胎蠶繭製成絲線…那些堪比藝術品的和服布料工藝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提起日本的時尚,絕大多數人都會立即想到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三宅一生(Issey Miyake)以及Comme des Garçons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時尚界也經常稱他們是將東洋美學帶入西方的開路先鋒,因為有他們的巧思與創新,日本獨有的美感與服裝文化開始被歐美人所認識,但很少人知道的是,在日本國內,時尚與代表傳統衣著文化的和服界,其實是甚少有所互動的領域,即使是擁有多年時裝經驗的設計師,也鮮少有機會接觸和服的世界,這一點曾長年服務於歐洲時尚產業的Arlnata創辦人,夫妻檔設計師寺西俊輔(Shunsuke Teranishi)與陳千慈感受格外深刻。

「日本目前的現況是,和服的世界只有和服的人懂,時尚界則只有時尚的人懂,很少有同時兩個領域都很有興趣的朋友。」陳千慈說。

和服與時尚界彼此分離的結果,是即使長年服務於時尚產業的日本設計師,對於家鄉精湛的和服布料工藝幾乎一無所知,而這些獨特的工藝,因為只存在和服界,與人們日常生活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不僅令職人的技術與作品難以被更多人欣賞,隨著穿傳統服裝的人越來越少,和服市場逐漸萎縮,職人的手藝也越來越難以傳承,有些甚至面臨消失的命運!為了扭轉這個趨勢,寺西俊輔與陳千慈夫婦於2018年自巴黎返回日本創立品牌,希望能藉由自身時裝設計的專長,將日本獨有的和服布料工藝,重新融入現代人的生活之中。

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設計師光環 台日夫妻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

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日本設計師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_2.jpg
Arlnata共同創辦人寺西俊輔。(圖/Arlnata)
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日本設計師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_3.jpg
Arlnata共同創辦人陳千慈。(圖/Arlnata)

和服:在38公分布料上的性格與工藝

和服與時尚之所以此分立,除了因為時尚是從西方引進的觀念之外,兩者背後截然不同的文化、審美習慣,或許才是和服與時裝長期以來難以對話的主因。

和服與西式服裝最大的區別,在於和服的版型是固定的,而且製作和服使用的布料寬度約為38公分左右,不像時裝經常有版型的變化。

在固定的形式下,和服的設計趣味,完全展現在布料的設計與工藝上,換言之,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它可以彰顯服裝的個性、區別場合和用途,而消費者在訂製和服時,也都是從挑選布料著手,也因為布料極為貴重,傳統的和服通常無法水洗,僅透過局部乾洗處理,以避免損壞珍貴的手工材質。

剪裁相同的情況下,日本各地的和服差異,也展現在布料上,每個地區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有素材,而這種極為豐富、獨特且精緻的布料工藝文化,正是令Arlnata創辦人寺西俊輔與陳千慈決定在2018年離開打拼多年的歐洲時尚產業,回到日本創立品牌的原因。

「我先生是在2016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在巴黎第一視覺布料展(Première Vision)時,經由朋友的介紹第一次和傳統手工和服布職人們相遇。」陳千慈說。

在首次接觸和服職人前,寺西俊輔與陳千慈已在時尚產業服務多年,熟悉時尚界使用版型與布料的方式,因此在見識到和服職人精湛的布料工藝後,感到極為震撼,因為過去他們在時裝界接觸到的材質,即使是非常高級的布料,不外乎都是類似的材料與織法,遠不及職人布料的精緻、多樣。

「看到這些職人的作品,像是打開了另一扇門,重新定義了服裝!」陳千慈說。

Arlnata與職人布料

2018年底,陳千慈與寺西俊輔回到日本創立了Arlnata,期望能透過時裝設計,讓工藝精湛的和服布料被更廣大的時尚族群認識,Arlnata服裝所使用的材質,均為和服職人所製作的布料,例如,以日本石山縣牛首村的「牛首紬」,搭配來自京丹後地區的「螺鈿織」所製作的襯衫、大衣等,牛首紬與螺鈿織,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工藝。

牛首紬(Ushikubi Tsumugi)-「雙胞胎玉繭」織成的堅韌布料

牛首紬有超過800的歷史,產地牛首村,位於日本三大名山之一「白山」的山麓深處,是日本石山縣指定的「無形文化財」,最大的特色是採用「雙玉繭」以及「手工抽絲」,是極為罕見的工藝,自江戶時代起即銷售到全日本,在和服界備受尊崇,但一般日本人卻多半對它十分不熟悉。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5_(1).jpg
職人們在煮沸的熱水中手工抽取打結的蠶絲紗線、這個過程是製作牛首紬最重要的步驟,相當耗工費時。(圖/Arlnata)

牛首紬使用蠶絲,來自平均100個蠶繭中,只會有2-3%的「雙胞胎玉繭」,也就是由兩隻蠶吐絲所形成的繭,這種繭抽出的蠶絲有天然結粒,在經過20道複雜工序的處理後,紡織出的布料會產生天然的竹節紋路,強韌且不易折皺,是非常舒適美麗的材質。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6_(1).jpg
左為普通蠶繭,右為兩隻蠶寶寶共同結成的雙胞胎玉繭,雙蠶在吐絲時會彼此打結,因此抽出來的紗線含有結粒,織出來的布料能形成天然的紋路。(圖/Arlnata)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7_(1).jpg
Arlnata共同創辦人寺西俊輔(左)與白山工房代表山西先生(右)討論設計細節。(圖/Arlnata)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14.jpg
白山工房出品的牛首紬,布料表面有明顯的竹節紋路。(圖/Arlnata)

螺鈿織(Raden Weaving)-把貝殼織進絲線裡

螺鈿織,則是京都北邊靠海京丹後地區的一種布料工藝,是一種由貝殼與絲線結合而成,非常特殊的織品。

在製作螺鈿織時,職人會先將貝殼打磨至0.1-0.2公釐的厚度,然後將貝殼薄片根據設計圖案貼在和紙上,最後再把貼有螺鈿薄片的和紙,用機器裁切成絲,當作布料的緯紗織入面料,由於工藝極細且具有華麗的光澤,是日本皇室非常喜歡的和服布料。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8_(1).jpg
螺鈿織所使用的貝殼,在貼在和紙上之前必須先剝下然後裁切。(圖/Arlnata)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10_(1).jpg
貼在和紙上後,和紙被裁成細如絲線的布料緯紗。(圖/Arlnata)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9_(1).jpg
螺鈿織布料的圖案設計會先繪製在和紙上,然後貼上貝殼片,再將和紙裁成紗線。(圖/Arlnata)

在紡織時,由於布料的緯紗是由和紙切成的極細紙條,因此職人必須一根根以手工將緯紗置入織機,靠肉眼對齊圖案,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圖案瑕疵,非常費時費工,完後的布料充滿豪華的層次感,由於工藝形態非常特殊且具有獨特光澤,近年來也曾多次被時尚界採用,例如2016年美國珠寶品牌Harry Winston曾推出以螺鈿織製作錶面的高級腕錶,中國設計師郭培(Guo Pei)也曾在2019年春夏高級訂製系列中,於三套禮服上使用螺鈿織。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11_(1).jpg
上方為被裁成緯紗的細和紙條,下方為被經紗絲線固定的布料。(圖/Arlnata)

本場大島紬(Oshima Tsumugi)-編織兩次的費工布料

本場大島紬,是來自鹿兒島縣的奄美大島,擁有1,300年歷史的工藝,這種布料最大的特色,是它必須使用奄美當地的車輪梅樹枝汁液,與天然泥漿進行「泥染」,經過85次反複交替染色後,製作出帶褐色,沈穩且優雅的「大島黑」,是極具代表性的高級和服布料。

除了「泥染」外,大島紬的另一特色,是需要經過兩次編織,在規畫好想要織的圖案後,首先職人會使用稱為「締機」(しめばた,shimebata)的擰緊機,將紗線編織成繩結狀,把不希望被染色的部份以棉線緊緊擰住,防止在染料中上色,然後將紗線放進染料中染成想要的顏色,完成染色的紗線拆開棉線後,會成為擁有多重配色的紗線,再由織布機織成帶有圖案的布料,因此有「大島紬要編織兩次」的說法,而這種先將紗線染色,再織出圖案,「先染後織」的工藝被稱為「絣」(kasuri)。

「先染後織」的絣,從設計圖案、染線、到編織的過程需要非常詳細的規畫,而且非常要求手工的精準程度,所以製作一卷布料必須耗費半年至一年以上的時間。

本場結城紬(Yuki Tsumugi)-以手撚線的世界文化遺產

比本場大島紬的歷史更加悠久,本場結城紬擁有2,000年的歷史,來自位於關東平原筑波山腳下的結城,自古以來就是非常受歡迎的織品,1956年被指定為日本「重要無形文化財」,201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登錄為世界無形文化遺產。

結城紬最大的特徵,是必須使用手工拔取的方式來撚線。蠶絲必須先用滾水煮過,再由職人手工撚線(約3個月才能撚出一卷布料所需的線),然後將含有許多空氣的柔軟蠶絲,以「絣」的技法,先染色再織出淡雅的圖案,具有越穿越有光澤的特性,是非常珍貴的絲質布料。

和服布料時裝化 傳統紋樣的現代轉身

職人的布料細緻、珍貴,有時未必能禁得起現代服裝必須大量活動的特性,因此在將和服布料融入時裝時,Arlnata的寺西俊輔與陳千慈會考量布料的特性進行設計,例如,螺鈿織的布料因為是貝殼與絲線的結合,比較不適合經常彎曲,傳統上一般都是用來製作和服的腰帶,而且會在設計布料圖案時,會預留和服寬腰帶(Obi)打結的部位,以防止貝殼破裂,所以在製作時裝時,他們將螺鈿織用於領口、袖口這類不需彎折之處,布料的款式也經過重新設計,符合現代人的美學喜好。

「現代人平時沒有什麼機會穿那麼閃亮的布料,而傳統布料的圖案經常是四季花鳥、山林,比較難營造跳脫傳統的感覺。」陳千慈說,「所以我們的布料都重新設計過,採用簡單的花紋,比較適合時裝。」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13_(1).jpg
布料本身就是藝術品!結合時尚與職人工藝_台日夫妻打造「零庫存」時裝品牌_12_(1).jpg

珍稀設計尋覓懂得欣賞的知音

職人的布料製作如此費工、耗時,讓Arlnata從一開始,就注定不可能像一般成衣品牌一樣,一年固定推出數個系列,而是必須在設計版型時,就開始構思布料款式,預留長達一年的時間讓工坊製作布料,無法像一般品牌一樣大量生產。

為了解決這個困境,同時也彰顯服裝布料的獨一無二,Arlnata將產品分為黑標與白標兩種,純手工職人布料所製作的黑標限量產品,仿照藝術品般標明總製作件數及所屬編號,而服裝的布標除了Arlnata的品牌名和季別外,還會標上職人工坊與工藝的名稱,告訴顧客這些布料是職人巧手勞作的心血,有興趣的消費者還可以進一步上網認識產地與布料的故事。

除了黑標外,陳千慈表示,有些和服布料工坊為了現代化,除了傳統38公分寬的布料外,也研發了寬度較寬的織機,讓職人的和服布料能應用在更廣泛的領域,使用這種布料的產品,延伸至Arlnata的白標,但即使如此,所推出的單品數量仍然不多。

「我們幾乎是零庫存,服裝的件數不多。」陳千慈說。「目前我們合作的製作工坊只有三家,人數也不多,所以只能小量生產,找到對的客群,能夠欣賞、認同我們品牌以及職人工藝的人。」

採訪編輯:BeautiMode
資料來源:Arlnata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beautimode@beautimode.com

捕捉大自然的詩意!高訂風華背後,瀕臨失傳的羽毛工藝
高田賢三、山本寬齋的繆斯女神是她!日本首位超級名模:山口小夜子
來自靈魂深處的觸動!在挑戰中持續前進的百年刺繡工坊Maison Lesage
只是把布料壓出褶紋,背後學問竟如此之深?走進巴黎百年工坊Atelier Lognon
揭開「三宅褶皺」的神秘面紗 三宅一生《Issey Miyake Exhibition》展覽日本盛大展開
修文物也修人品!《我在故宮修文物》看見文物修復師體現「擇一事,終一生」的職人堅持
敬那些一生懸命的工匠!梵克雅寶《Mastery of an Art》探討法國頂級工藝與日本職人文化連結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