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設計師光環 台日夫妻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提起和服,即使不是日本人,也都知道它們是奢華、精緻工藝的代表,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日本許多擁有獨一無二工藝的和服布料職人,在現代化的浪潮下,正面臨生計難以維繫,工藝也難以傳承的困境,為了幫助傳統工藝擺脫這種窘境,原本服務於歐洲時尚產業的Arlnata創辦人寺西俊輔(Shunsuke Teranishi)與陳千慈夫婦,2018年回到日本創立品牌,希望藉由自身在西方時尚產業服務的經驗,將傳統和服布料與高級時裝結合,不僅讓時尚族群領會職人布料的魅力,更能將日本傳統的美學與工藝發揚光大。

震撼人心的職人工藝

談起放棄歐洲高薪回日本創業的契機,Arlnata創辦人之一陳千慈表示,這一切都要從2016年,寺西俊輔仍在法國品牌愛馬仕(Hermès)擔任3D設計師時,在巴黎第一視覺面料展(Première Vision,簡稱PV展)的經歷說起。

當時寺西俊輔透過友人引薦,在PV展高級布料的展區中,見識到來自日本各地職人展示的和服布料,聽著職人們敘述他們是如何將平均100個蠶繭中,只有2%至3%的雙胞胎玉繭,製成有著天然竹節紋路,獨一無二的「牛首紬」(讀音:綢),他感到非常震撼。

「震撼之餘,我先生覺得很懊悔,因為他身為一位對服裝狂熱的日本人,對和服的世界卻一無所知。」陳千慈說。


除了牛首紬,來自京都北邊靠海京丹後地區的民谷-螺鈿織工藝,也令寺西俊輔難以忘懷。

螺鈿織,是一種將貝殼薄片貼在和紙上,再將和紙裁切成緯紗與絲線經紗紡織而成的布料,由於工藝極細且富有華麗的光澤,是日本皇室非常愛用的和服面料,民谷螺鈿工坊的第二代傳人民谷社長,近年來非常積極推廣京丹後地區的傳統布料至歐洲市場,希望世界能看見日本獨特的傳統工藝。

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日本設計師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_1.jpg
織機上方為貼著貝殼的紙紗線,下方為與絲線織成的螺鈿織布料。(圖/Arlnata)

在民谷社長的安排下,寺西俊輔與陳千慈在2016年夏季返回日本,參訪了12間職人工坊,驚訝地發現每間工坊都有不重複的獨門技術。

「和服因為版型是固定的,不像西式服裝有版型變化,所以必須用布料來呈現設計的趣味,區別場合用途。」陳千慈說,「但也因為這樣,日本全國各地,布料都有不同的技法,素材非常豐富,這讓我們很吃驚,因為以往接觸的服裝布料,即使是非常高級的布,不外乎就是固定的材質和織法,但看到這些職人的作品,像是打開了另一扇門,重新定義了服裝!」

職人的現況

自從2016年首次在PV展相遇後,每逢冬夏季假期,透過民谷社長的引薦,陳千慈與寺西俊輔在日本各地拜訪職人工坊,不僅發掘了許多技術與材質,也了解到和服職人因為現代人生活方式的改變,生活與工藝傳承都難以為繼的困境。

「有些職人的生活非常辛苦,因為沒有訂單,所以有人一週三天在工地做工,剩下的兩天才在家中製作和服,但他做出來的和服,都是藝術品等級的!」陳千慈說。


和服市場的萎縮,不僅令職人生活陷入困難,也讓年輕人不願意投入產業,陳千慈表示,在參訪時,他們發現許多和服職人都已年過七旬,甚至還有超過九十歲的長者,這些人掌握的獨門技術若是沒有加以保護、傳承,隨時都可能隨著職人的逝去而消失。

「Shunsuke常和我討論,為什麼歐洲人,即使是對時尚沒有涉略的人,普遍對自己國家的服裝品牌,都有很高的認同與驕傲?這是他在日本沒有感受過的。」陳千慈說,「所以在見識到職人的工藝後,三年來他一直反覆思考,為什麼日本雖然有工藝,但卻沒有屬於自己的奢侈品高端品牌?」

將歐洲經驗帶回日本

在2018年回到日本創立Arlnata前,陳千慈與寺西俊輔都是服裝設計師。

陳千慈是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的校友,大學畢業後,首先前往米蘭Istituto Marangoni攻讀服裝設計碩士,學成後進入Saverio Palatella擔任針織設計,後來進入義大利Ermenegildo Zegna集團旗下品牌Agnona,在品牌創意總監Stefano Pilati柏林工作室任專屬助理設計師,移居巴黎後,她加入Carven擔任女裝設計師,後來又前往Shiatzy Chen夏姿陳的巴黎設計部擔任資深設計師。

寺西俊輔則是自京都大學建築系畢業後,首先進入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旗下學習生產管理與男裝打版,之後移居米蘭,在Carol Christian Poell擔任男女裝打版設計師,後來擔任Agnona的3D打版設計師,移居巴黎後,他前往Hermès任3D設計師,當時是Hermès女裝成衣設計團隊中唯一的亞洲人。

「Shunsuke的強項是男女裝打版,因為在Yohji Yamamoto底下,設計師就是打版師。」陳千慈解釋,「日本人在歐洲時尚界很受大品牌喜愛,因為歐洲的分工很細,打版師、設計師都有分類,但日本比較偏向樣樣都要精通的一條龍模式,他們的設計方式,是從版型開始發想,所以日本設計師打版、車縫都有很深的功力。」

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日本設計師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_3.jpg
Arlnata創辦人陳千慈。(圖/Arlnata)
鑽研洋服20年卻對家鄉工藝一無所知!棄愛馬仕日本設計師返鄉為和服職人續命_2.jpg
Arlnata創辦人寺西俊輔。(圖/Arlnata)

在回到日本創業前,兩人雖然都已在歐洲時尚界找到一席之地,但對於歐洲服裝界的現況,卻感到非常無奈。近年來,為了滿足國際市場的需求,品牌必須不斷藉由「聯名合作」來創造話題,並且透過大量生產來降低成本,但對於精品的品質、品牌原創性與辨識度,卻反而越來越不重視,結果就是每年各品牌都積累了大量存貨在Family Sale特賣會中出清,甚至是大量銷毀產品,長久下來,設計師的熱情也被耗損殆盡。

「既然無法有所突破,我們就開始思考,為什麼不回到日本,用我們十多年的服裝專業,結合日本獨特的素材,打造只有日本才做得出來的Made in Japan精品品牌呢?」陳千慈表示。

Arlnata:與職人緊密結合的「和服成衣」品牌

離開巴黎前一年,陳千慈與寺西俊輔開始籌備資金、打版,把布料的設計交給職人製作,並且尋找能夠幫助他們把針織與和服布料接合的針織工廠,回到日本四個月後,就在東京發表了第一季作品Collection 0。

「我們的目標,是想要打造一個與職人緊密結合的品牌,不只是服裝,也包含生活中的一切,將傳統工藝融入現代人的生活之中。」陳千慈說。

秉持著這樣的願景,陳千慈與寺西俊輔將品牌命名為Arlnata,這是日語的「你」(Anata)與「新」(Al(r)ata)兩者的結合,希望能藉由設計,將職人世代相承宛如藝術品的素材,呈現在世人面前,讓品牌成為將工藝介紹給全世界的媒介。

陳千慈解釋,日本的職人,絕大多數生產的仍是傳統產品,甚少與時尚產業結合,「目前的現況是,和服的世界只有和服的人懂,時尚界則只有時尚的人懂,很少有同時兩個領域都很有興趣的朋友。」她說,「所以我們希望,可以讓『和服洋服化』,讓和服的布料在生活中可以被穿到,同時透過品牌,讓這些工藝可以被更多人知道。」

日本的職人工藝,傳統上是以產地來進行分類,例如,「西陣織」是專指京都市區西北部所生產的織品,「輪島塗」則是登能半島輪島市製作的漆器,但由於還有其他產地也有漆器工藝,因此用產地來區別工藝,顯得十分繁多、複雜,即使是日本人也不見得完全認識,讓消費者在挑選時十分困難。

「在西方,消費者是透過品牌來認識產品,不同品牌的產品,會有獨特的顏色、形狀等,而在日本,大家習慣用產地來分辨,但這樣如果有外國來的旅客,就不知道該如何選擇。」陳千慈說,「所以我們希望將來,大家走進Arlnata的門市,會因為相信我們的品質、設計,而認為可以在這裡找到有保證的單品。」

採訪編輯:BeautiMode
資料來源:Arlnata

(本文版權為《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beautimode@beautimode.com

它曾是上層階級的專利!被時尚界幾近遺忘的工藝-飾邊
捕捉大自然的詩意!高訂風華背後,瀕臨失傳的羽毛工藝
布很好,客戶卻不懂!時尚大洪水襲來 布料方舟立志為台灣設計續命
來自靈魂深處的觸動!在挑戰中持續前進的百年刺繡工坊Maison Lesage
只是把布料壓出褶紋,背後學問竟如此之深?走進巴黎百年工坊Atelier Lognon
敬那些一生懸命的工匠!梵克雅寶《Mastery of an Art》探討法國頂級工藝與日本職人文化連結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