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

(本文經《Ladymax》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1).jpg
儘管年輕化並非一蹴而就,但是未來鄭志剛背後的整個商業帝國必然是一個由年輕消費力來接棒。(圖/Ladymax)

沒有人想錯失未來,但是能夠掙脫慣性的從來都是少數人。

「富不過三代」的說法顯然不適用於穩坐香港四大家族之列的鄭家。對於「富三代」鄭志剛而言,此前兩代人打下的地基早已是一個複利翻滾的財富帝國——市值合計近2000億港元的新世界發展和周大福。在此慣性下,很多時候後人無需太用力,便能促成很多事情。由鄭志剛一手創辦的K11購物藝術中心幾乎毫不費力地便獲得出人意料的成功。

2012年,鄭志剛之父鄭家純接任祖父鄭裕彤擔任新世界發展董事會主席及執行董事職位。2016年10月,鄭裕彤病逝。憑藉2008年創立的K11購物中心品牌的空前成功,2017年,年僅36歲的鄭志剛出任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執行副主席和聯席總經理,權力序列僅次於鄭家純,坐實新世界集團和周大福第三代接班人身份。

接班守業,在分寸之中適度創新,通常是人們對財富後代的合理想像。但是近兩年以來,鄭志剛的一系列動作顯露出某種突破慣性的魄力,在新一代企業家中顯得頗為特立獨行。2012年,他被《財富》雜誌評為「2012年全球40位40歲以下商界精英」之一,是榜上唯一香港人。

如果說新世界發展和周大福圍繞「老錢」階層建立了一個商業地產和珠寶帝國,那麼鄭志剛構想的則是一個骨骼清奇的「年輕人帝國」。

▌01

很多人說,香港商界沒有互聯網基因。

的確,透過房產與金融立業實現財富積累,推崇穩健的投資回報,對於互聯網的高風險與不確定性保持警惕實屬自然。然而,這一點或在新一代掌舵手領航後發生改變。

不到兩年時間,鄭志剛已經將一批新興互聯網平台收入囊中。2017年10月,鄭志剛宣佈創建全新投資基金公司C Ventures,該公司成立後加速搜羅投資標的,針對中國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將觸角伸向了年輕人生活方式各方各面。在鄭志剛眼中,他們是本世紀的關鍵消費市場群體。

該基金投資的公司令人目不暇接,包括線上珠寶租賃平台Flont、高級時裝租賃平台Armarium、小紅書、高級健身品牌Bandier、粉絲娛樂網站SkyBound、數位化衣櫥管理系統Finery和線上訂製手錶平台Undone等。

不僅如此,C Ventures一邊用生活方式類初創平台「包圍」中國年輕人,另一邊還透過時尚電商和新媒體平台闖入時尚行業的主流視野。

2017年底,鄭志剛透過名下的K11 Investment和C Ventures入股美國時尚電商Moda Operandi,並成為Moda Operandi董事會成員和實際營運的合作夥伴,旨在幫助後者拓展亞洲和中東市場等全球市場業務。

上海K11再創業界奇蹟,背後的商業邏輯是什麼?

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2).jpg
得到C Ventures投資的Moda Operandi已正式入局競爭激烈的中國線上時尚市場。(圖/Ladymax)

2019年8月,Moda Operandi宣佈正式進入中國市場,並任命前任Farfetch高管楊明為中國區董事總經理,開始在上海組建團隊。這意味著Moda Operandi正式入局競爭激烈的中國線上時尚市場,與天貓、京東、寺庫等本土電商,以及Net-a-Porter、Farfetch、Revolve、Shopbop等眾多已在本土建立一定根基的歐美垂直時尚電商共同搶奪中國年輕消費者。

儘管業界分析認為,Moda Operandi入局中國擁擠的線上時尚市場面臨的挑戰不小,但是Moda Operandi自身的特性倒是形成了差異性的競爭優勢,更精確地瞄準具有特殊需求的高端細分市場。相較於其他競家,Moda Operandi擁有年輕人眼下十分重視而時尚電商往往缺乏的訂製與體驗基因,自創立起便重視高端會員關係維護,如預付訂金寄送到家,舉辦非公開的時裝表演等。

如果說C Ventures收購的互聯網平台搭起了「年輕人帝國」的骨架,那麼其最新對潮流青年文化和內容產業的佈局則成為盤活整個生態的血液。

2019年4月,鄭志剛促成了倫敦青年文化時尚雜誌《Dazed》中文版的推出,目標顯然是建立中國本土青年文化的話語權。該雜誌由《Dazed》與中國潮流產業集團YOHO!合作,由原《YOHO!GIRLS》團隊負責,鄭志剛擔任《Dazed》中文版主席,日前,他還被美國設計師協會CFDA選舉為首位全球大使。

時尚雜誌的噩夢?LVMH旗下首個奢侈品牌廣告片放棄紙媒投放

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3).jpg
《Dazed》雜誌是全球最有影響力的青年文化時尚雜誌。(圖/Ladymax)

2018年12月,C Ventures針對YOHO!發起了一輪2500萬美元融資,二者達成戰略合作,YOHO!獲得K11在全國線下資源的全方位支持,為其媒體+零售+生活方式的業態向線下延伸提供支援。

鄭志剛對外表示,Dazed中文版致力於成為中國青年文化的代言人,創造和策劃與中國千禧一代和Z世代交流的最佳內容,成為為青年團體提供時尚、藝術、音樂和電影精選故事的平台。

有別於傳統垂直產業格局,鄭志剛希望透過C Ventures瞄準千禧一代的顛覆性趨勢,建立一個集共用、訂製、社交、時尚、科技、媒體於一身的大生態圈。他早前表示,C Ventures更像是一個「投資俱樂部」,計畫投資20家以上公司,投資上限不得超過3000萬美元或1億美元。這些公司能夠互相交流,資源分享,關鍵是把它們聯繫起來。

現在,一個完整的年輕人生態似乎正初現雛形。儘管當我們將目光放寬至全域時,C Ventures僅僅是鄭志剛財富版圖的渺小一點,是其創新觀點的試驗田。但是這個最新搭建的微縮模型恰恰映射著鄭志剛對整個商業帝國的未來構想。

▌02

在務實重利的香港商界,鄭志剛無疑是特立獨行的。他的個人微信公眾號平台簡介是「現代文化企業家,K11創辦人」。

鄭志剛身上既有被按照接班人標準培養的嚴絲合縫,也有突破傳統規則的文化情懷。13歲赴美國學習後,鄭志剛一直成績優異,在哈佛大學主修東亞文學,畢業後赴日本進修一年。他從未選擇上MBA課程,也沒有過早進入家族企業工作,而是在投行工作三年的經歷積累商業實操經驗。

他曾在採訪中表示,「我相信人文、歷史及所有涉及人生觀的東西,需要在年輕時系統學習,這是做事的基礎。」他認為資本運作與企業管理等知識,可以在實踐中學習,難度不大。

文化和藝術往往被認為是富家子弟的「小打小鬧」,是傳統實業的錦上添花。但是十年來,有著多元化學科背景教育的鄭志剛保持對未來趨勢的敏銳嗅覺,證明了文化藝術和傳統商業結合的可能性,以及知識資本將成為未來商業的新驅動力,這也正是他站穩接班人位置的一張王牌。

時間拉回到2008年,鄭志剛在對新世界百貨VIP調研後發現,高趨同度是制約零售業發展的最大障礙。針對這一痛點,他採用藝術、人文、自然三位一體的思路在香港金融危機爆發與零售業蕭條的環境下,於2009年創立了被稱為「世界上第一個藝術購物中心」香港尖沙咀K11購物藝術中心,一舉成功。

按照他的思路,以主題為特色,跨界為方式,K11購物藝術中心分別透過打造創意空間、創造商業連接點和社群營運三方面能夠擺脫傳統購物中心的趨同化弊端。K11旗下包括辦公樓品牌K11 ATELIER、K11自有實體店、K11線上零售店,形成文化延伸品生態。2010年,鄭志剛創辦藝術基金會K11 Art Foundation,致力為普通公眾提供國際性的創意平台。

既是商場也是藝廊 購物中心新趨勢

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4).jpg
透過K11項目,鄭志剛證明了文化藝術和傳統商業結合的可能性,圖為廣州K11。(圖/Ladymax)

K11購物藝術中心在成立第一年就收支平衡實現盈利,第二年營業額增長3倍,每個月客流量能穩定在100萬人次以上。據2015年財務報表顯示,其出租率接近100%,每月平均客流量超130萬人次。

2013年6月,位於淮海中路新天地商圈的上海K11開業。次年,上海K11舉辦的莫内畫展,引發觀展熱潮,總觀展人數高達26萬人,單日客流量達6000人,一舉打響上海K11名聲。2015年鬼才達利的展覽又吸引了近20萬人流。上海K11特展期間商場日常營業額往往能大漲20%。

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5).jpg
上海K11已經成為城市地標,先後舉辦了莫内畫展、達利展、PINK LOVE等熱門展覽活動。(圖/Ladymax)

藝術加商業地產的模式試水成功後,鄭志剛便開始廣泛複製該商業模式。隨後,K11陸續又進入武漢、廣州、瀋陽,未來將進駐深圳、寧波、天津及北京。2024年之前,鄭志剛計畫在9個城市建成29個K11。

2019年,鄭志剛一手打造的香港Victoria Dockside大型購物中心也將全面建成,第一期已率先於4月26日開幕。這個前身為新世界中心的新購物中心面積達到320萬平方英尺(約9萬坪),是新世界發展耗資200億港元,在香港尖沙咀海濱打造的一個藝術及設計新地標。其中,鄭志剛與妹妹鄭志雯聯手打造的瑰麗酒店已於近日引發密切關注。

在鄭志剛之前,藝術與商業地產的結合或許並不能算是一個新思路。但是鄭志剛最早令概念成型,成功地平衡了藝術與商業。他的思路很直白,那就是藝術除了國際化,還需要普及化,商業是藝術傳播的加速器。鄭志剛對微信公眾號棱鏡表示,「我要做家族企業中的矽谷,去孵化新的理念和公司。但需要透過實際的經驗、資料、財務報表和品牌感知力去證明它們是可以成功的。」

他在個人公眾號中指出,「體驗這個詞已經比較過時,顧客不再單單要求體驗,而是追求學識,渴求一些知識的轉化,知識上的累積。所以,K11的目的像是文化矽谷一樣,令不同文化的顧客能夠積累知識資本。我們積極舉辦不同類型的展覽、講座、工作坊,增加大家接觸藝術文化的機會,藝術對大家來說,不再是遙不可及,也非高高在上之物。」

當K11的藝術商業模式被廣泛模仿複製,消費者從追求產品轉向追求體驗已成為商業常識時,鄭志剛將視野繼續拉長——知識才是新的社交貨幣。

▌03

從全域看來,鄭志剛背後的商業帝國已經十分清晰。

金字塔底部的新世界發展和周大福,是家族前兩代打造的商業地產與珠寶零售根基,成為整個帝國的堅實基礎。腰部,是鄭志剛將文化藝術與家族生意、實體零售與虛擬體驗相結合形成的K11等新興商業地產品牌。位於頂部的則是透過C Ventures孵化的時尚及生活方式初創公司,其中絕大部分為線上平台。

對於實業發家的家族企業而言,實業的穩定和低風險是誘人的舒適區。在整整十年的溫和演變中,鄭志剛的努力不僅在於為傳統商業地產「添磚加瓦」,而是對家族思維慣性做大手術,影響企業沉澱出文化藝術和年輕化的基因,從而帶動商業帝國從底部實現整體升級。換言之,所謂的年輕化,不僅僅來自金字塔頂端的新興初創平台,更重要的是讓新世界發展和周大福實現新生。

鄭志剛的「年輕人帝國」(6).jpg
國際品牌諮詢公司Interbrand 2019中國最佳品牌排行榜中,周大福是唯一一個入選50強的時尚類品牌。(圖/Ladymax)

2007年,鄭志剛參與了新世界百貨的IPO,作為其進入家族企業的第一張成績單。此後實體零售受到線上購物衝擊,消費者的生活方式變遷也倒逼百貨業態向購物中心轉型,直至2017年新世界百貨退市,鄭志剛見證了中國內地零售業的一個完整市場週期。在勢不可擋的市場變局中,新世界必須對未來年輕人消費主體的生活方式進行深刻的洞察。

另一方面,商業地產最基本的是對地理區域的敏感,尋找下一片「黃金土地」是破局的關鍵。隨著「粵港澳大灣區」被寫入十九大報告和政府工作報告,鄭志剛開始押注粵港澳大灣區,將該區域作為K11未來幾年內的發展重點。據悉,新世界發展已儲備了大概80萬平米(約24萬坪)的土地儲備,將會投資150億人民幣(約600億台幣)在該地區。同時,集團還進軍保險業、金融業等,進一步令旗下業務多元化。

對於作為香港奢侈零售業另一張名片的周大福而言,這個90年歷史洗禮的老字號品牌當然也面臨著年輕化的挑戰。

上世紀,鄭裕彤創立了新世界發展和周大福集團。其父親是廣州的綢緞商人鄭敬詒,與黃金商人周至元是同鄉兼好友。鄭裕彤於1938年抗日戰爭爆發後,輟學到澳門其未來岳父周至元的周大福珠寶金行工作,並在1956年繼承了周大福。

接管周大福後,鄭裕彤做了大展拳腳的改革,使周大福迅速提升了知名度,同時對企業內部架構進行改革,讓一部分骨幹員工持股,重視人才,按照西方的現代化管理方式治理公司。

1960年,鄭裕彤突破傳統金鋪的營運模式,開始由單純的黃金轉向以鑽石為首的珠寶首飾生意,並將周大福珠寶金行改組為周大福珠寶金行有限公司。1964年又在南非購入一間擁有De Beers鑽石石胚牌照的公司,進口鑽石到香港。

2011年12月,周大福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主機板上市,成為香港上市市值最大的珠寶公司,也是中國及香港最著名及最具規模的珠寶首飾品牌。 不過近年來,隨著消費觀念的變化,導致傳統珠寶和香港老字號面臨著品牌老化的危險,而香港零售業的降溫也督促著周大福做出更多革新。不過,如今市場風行的文化與情感行銷既正中當下年輕人下懷,也恰恰是鄭志剛的強項。

鄭志剛在接受《財約你》專訪時表示,其與團隊在周大福年輕化上花了很多功夫,「要年輕化,首先我們要瞭解顧客,要從產品上做改革和顛覆。比如新的傳承系列,以純黃金為出發點,同時加入了很多設計感。儘管現在的80後90後生活在互聯網時代、科技時代,生活節奏越來越快,但是他們更重感情,更看重回憶。」

在風雨飄搖的香港零售環境中,周大福的逆勢增長已經證明了其戰略決策奏效。據時尚商業快訊,周大福9月公佈了截至2019年6月底止首個財季經營資料,雖然香港及澳門地區銷售額按年下降6%,中國銷售額則大漲24%。2018年全年,周大福營業額同比大漲12.7%至666.61億港元,淨利潤則大漲11.8%至45.77億港元。2018年第四財季,周大福中國同店銷售錄得近雙位數增長。

國際品牌諮詢公司Interbrand 2019年發佈的2019中國最佳品牌排行榜顯示,周大福則是唯一一個入選50強的時尚類品牌,品牌價值同比增長8%至108.79億元,總榜排名第28。今年以來,周大福股價累積上漲23%,目前股價為7.54港元,市值約為754億港元。

儘管年輕化並非一蹴而就,但是未來鄭志剛背後的整個商業帝國必然是一個由年輕消費力來接棒。Bain&Co.貝恩研究機構的報告顯示,千禧一代是重新定義奢侈品市場未來十年發展方向的關鍵族群。另有資料顯示,更年輕的Z世代自身的年開支規模為440億美元,還會影響規模達6000億美元的家庭開支。皮尤研究中心稱,千禧一代和Z世代合計將在2019年形成規模最大的消費者族群。

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年輕人帝國並不僅僅因為針對年輕人而顯得有活力,而是用年輕的投資佈局思維,激發傳統商業的創新力,在新領域與傳統版塊之間形成資源置換流通的管道,這才是區別於傳統的「年輕」投資。

正榮金融業務部副總裁郭家耀早前稱,市場對鄭志剛評價普遍都很正面,以往新世界在四大家族中表現相對較弱,但鄭志剛接班後加入許多新元素,未來亦看好新世界發展。匯業證券財經研究部主管熊麗萍表示,鄭志剛很進取,過往鋪墊的事項,2019年都進入了收成階段,相較前兩代保守的做派,鄭志剛明顯發展更多元化,更有創新。

隨著2019年5月恒基地產創辦人李兆基宣佈退位,香港四大家族均已完成接班,未來香港商業版圖必然將由二代和三代改寫。鄭志剛的思考模式雖與傳統香港商界不同,但保持著高度統一,那就是用年輕化思維逐漸滲透,最終在商業帝國的三層金字塔內部形成協同效應。這樣的長遠佈局顯然需要耐心,幸運的是,扎實的實業基礎為文化基因的沉澱提供了足夠的試錯機會和時間差優勢。正像鄭志剛口頭常說那句話,「就算失敗也是為後來的創業成功積累的最好功課」。

(本文經《Ladymax》網站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beautimode@beautimode.com

中法最大規模文化合作計畫 龐畢度2019進駐上海
亞馬遜也危險了?Instagram將打造線上購物中心
細數Prada集團的轉型之路:加大對數位通路和生產設施的投資,家族二代上崗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為宏麗數位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時尚商業知識的線上媒體,我們從人文角度出發,報導國內外優秀的時尚與娛樂產業工作者及創意人士,推動台灣新銳品牌,探索影視美學…期望透過我們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業內人士或產業門外漢都能對相關領域發展和脈動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識。